日照爱心联盟欢迎您!
当前位置: 网站主页 > 公益通道 > 公益视角 >

慈善公益助残工作的科学性

时间:2013-01-07 16:34来源:微博 作者:洪浩猛 点击:
一、背景 近十几年来,随着我国综合国力增强,公民责任意识的发展,以及政府对社会组织管理的逐渐开放,我国社会组织发展达到了一个空前的规模,尤其08年汶川地震后,更是呈现

 

 

一、背景    

      近十几年来,随着我国综合国力增强,公民责任意识的发展,以及政府对社会组织管理的逐渐开放,我国社会组织发展达到了一个空前的规模,尤其08年汶川地震后,更是呈现出井喷现象。截止2009年底,我国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431069个,其中社会团体238747个,民办非企业单位190479个,基金会1843个。

 

      而因种种原因达不到注册要求的未注册社会组织数量,可能是已注册组织的几倍甚至是十几倍,他们以网站、论坛、QQ群等网络社交工具为载体,以亲友会、扶助社、同学会、书社、驴友或是其他兴趣团队的形式,出现在社会各个需要志愿者、义工的地方,急政府之所急解百姓之所需,弥补了政府在社会工作中的一些空缺及不足,促进了社会慈善公益文化的和谐发展。

 

      但是,我们在看到公益慈善事业空前发展的同时,也应注意到随之而来的种种问题,笔者从04年开始从志愿者到专职社工一路走来,刚好经历了这段时期,见证了我国公益领域发展各种意识形态的演变。从公益产业化品牌化到公益创业孵化;从明星慈善到慈善时尚;从企业社会责任到人人可慈善的普众公益,一路引领着民众的向善之心,却也为投机者创造了牟利契机。

 

      一时间大学生们寻个焦点话题设计个项目就创业孵化;明星们抛头露面到处登场做秀;企业家化身钢铁侠;平民慈善随手拍;未获证实的求助信息漫天飞;公益资源随媒体消息走,随突发事件走,爱心被激情冲动着失去了理智。慈善资源过度的集中,不仅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,如希望小学的大量闲置现象,还成为了所谓的政绩工程或投机者敛材的途径,可谓乱象纷呈。

  

      08年汶川地震不仅有自然灾害的堰塞湖,还形成了公益资源的堰塞湖,无数一腔热血的志愿者盲目的奔向灾区.无数的社会救灾资源流向灾区,却因为没有公益工作管理预案,导致了人员及物资的一度混乱.最后不得不由政府出面,劝阻志愿者们返回,并指定接受捐赠机构。因此引出的社会大讨论,却没有朝着如何科学地规划社会公益活动方向进行,相反成了质疑政府垄断社会募捐款的一场声讨。

 

      这乱象之下,不仅有政府对于当今公益慈善事业迅猛发展形势的应对准备不足;也与我国慈善公益事业发展缺乏核心信仰有关;更有我们各个社团组织缺乏自律、缺乏科学管理的内因。在一个人人拥有网络媒体话语权的时代,如不能寻求有效的科学管理、正确引导之路,公益慈善行业恐成行骗贪腐之沃土。

 

     “公益慈善人人可为”这句话对于公益界的朋友们并不陌生,是一度让人们雀跃激动的口号,但“工作要科学认真”,不见得都能理解的正确。笔者经常参加一些机构组织的与公益相关的学习及研讨会,这些会议的内容集中在社团结构管理、募捐方向管理、财务透明管理、可持续管理、活动方案设计等社团管理方法上。与会者基本都是公益界从业人员或媒体记者,我们很难见到就某一弱势群体救助,而展开横向联合的多领域研讨学习活动。

 

二、从听障儿童救助工作说公益行业中的科学性需要

      就此,从笔者的工作角度来谈谈“慈善公益助残工作的科学性”。笔者引领的是听障儿童家长群体,也是国内唯一一家由听障儿童家长自发形成的组织,笔者自03年成为听障儿童家长,04年起全职从事听障儿童家长工作以来,到今天9年的时间里学习了大量相关的专业知识,对相关的听力医学行业、助听器行业、耳蜗行业、残联系统、康复机构有着深度的了解,深知听障儿童教育康复和救助工作是万万离不开科学的。

 

1.公益助残是跨学科跨领域多行业的横向联合工作

      首先,我们说听障儿童,他们先是儿童,然后才是听力有障碍的儿童,听力障碍是人体的听觉器官出了问题有了疾病,是医学上的事情,因此我们离不开听力医学。无论是检查听力损失程度、原因,还是制定听力解决方案,都离不开听力医生。需要听力医生的专业化检查,科学的给予听力解决方案。

   

      其次听障儿童的听觉、言语发展离不开声学、听觉心理学、嗓音学,康复学;语言发展离不开语言学、幼儿教育学;身心发展离不开心理学以及社会学。

 

      目前讨论比较多的公立医院的公益性问题中,例如涉及到听障儿童的听力医学会议总是一群医生,康复教师及患者家属、相关的公益组织连学习的机会都不知道。笔者认为医院的公益性不单纯是在免费不免费,救急救命的医德问题上,它应包括专业知识和信息的广泛普及,学科研究以患者需求为己任的问题。同样听障儿童康复教学研讨会,一些不懂听力学、不了解听力解决技术发展程度的教师谈康复目标,其结果可想会与家长期望值相差有多大。

 

      因此在关于听障儿童的救助工作中,我们不仅要掌握以上听力、康复等各种学科知识,还要有相关的专业团队做支撑,然后我们还要掌握政府在听障儿童救助上的政策、听障儿童家长康复目标、还要有幼儿圆管理工作常识。最后还要与政府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,才能得以让救助活动有效地实施。

 

      故听障儿童救助的公益工作,是一个跨学科跨领域多行业的横向联合工作。同理,在其他弱势群体的救助公益活动中,也是包含了诸多学科诸多领域。但是,目前多数的公益组织都做不到这一点,项目实施无合作精神,都是各做各的事情,惟恐他人抢了自己的资源,占了自己的荣光。

 

2.公益助残不是冲动行为,是科学的、专业的工作

      前面说到公益资源随媒体消息走,随突发事件走,爱心被激情冲动着失去了理智的问题,我们深有感触。十年前对于听障儿童的救助活动几乎为零,媒体关于听障儿童的报道仅在3月3爱耳日才有。经过我们多年的呼吁,媒体报道多了起来,政府有了重视,社会有了认识,开始有了一些救助活动。虽然还很少但已经让我们看到希望。但是纵观所有相关救助项目却总会让我们不断的失望。因为这些救助项目都普遍存在着匆促上马,执行混乱,后续不力,效果不佳的问题。更有趋利趋荣耀之行为,不重质量不重受助者效果,以致活动流于形式,造成社会公益资源的大量浪费。

  

      例如近段时间影响颇深的“澳大利亚华人魏基成向大陆贫困听障儿童捐助10万台助听器”一事,通过我们的调查,全球著名一线技术的助听器厂家大陆代表均未获得招标信息;大陆所有听力学医院均未有接到合作邀请;掌握听障儿童信息的权威单位残联也未有消息。我们按照政府救助助听器的采购标准计算,总价值10亿元人民币的一个救助活动,相关行业完全没有信息,因此我们有理由对捐助品以及捐赠方式产生疑问:

 

1)捐赠品选择不科学,导致资源浪费。

      本次魏先生捐赠的对象是听障儿童,然而一没有要求求助者提供基本听力情况;二没有专业听力医师配合听力检测工作;三没有专业助听器验配师进行助听器调节工作;四没有专业技术团队执行发放工作;五声称志愿者和家长就可以帮助孩子调节,说明这是一个简单功能的助听器(现已经证明产品是2001年前的模拟助听器技术,已经被市场边缘化)。

 

      如果捐赠对象是有自我辨识控制能力的老年人,我们大可不必担心。但是对于孩子,模拟助听器可造成的潜在危害包括三种情况:第一,孩子听力损失极重,那么佩带后只是听到却听不清,会延误正确解决听力并进行听觉言语康复的时间;第二,孩子听力损失较轻,志愿者和家长不懂听力学,以为声音越大孩子反应越快就是好事,埋下了噪音性耳鸣和二次听力下降的隐患;第三,模拟助听器因技术限制无法提供清晰的音质,孩子使用它来学习语言,就很难获得言语清晰度。最终成为口齿不清,不为手语聋人接受又不为健听人理解的“边缘人”

 

      2000年我国政府曾采购过一批模拟助听器(当年只有模拟技术),因为效果不佳,解决不了提升听障儿童康复效果的问题,因此发放困难,一些地方残联至今还有库存。以至于现在政府连年提高救助项目助听器的技术标准。

 

      魏先生不了解专业技术和听障儿童康复现状,不了解政府的听障儿童救助工程,选择捐赠模拟助听器,我们姑且抛开对孩子们的潜在危害不说,先了解下能够适合使用的孩子有多少?

 

      从2000年开始,政府就拿出大量资金进行助听器救助,以及福彩基金都有进行助听器救助,到现在各省均有各自的助听器救助项目,针对的对象就是贫困听障儿童,采购标准目前已经达到万元级别的中档数字助听器.并且要求在十二五结束时达到听障儿童助听器救助全覆盖.未在救助行列中或放弃申请救助的听障儿童家长,多是希望给孩子创造一个最好的聆听平台,因此会选择自己购买高档数字助听器,少部分信息闭塞的家长未到残联申请失去了机会,这是一个问题,但如果每位爱心人士象转播这条微博一样的转播残联救助项目,他们是一定能够得到政府救助的.谁会给孩子戴这种淘汰的模拟助听器呢?其结果我们可以想象到,多数孩子家长拿到魏先生的捐赠品后,不是送给周边老人就是放在家中抽屉里睡觉。这是慈爱之心的浪费。是社会公共资源的浪费吗。

 

2)捐赠工作缺乏科学管理。

      首先,团队组织管理乏善,10万台助听器,如此庞大的数量,惠及人群达5万之众,单靠网络招募的业余志愿者组织很难完成,必须建立起专业的捐赠活动管理团队,还要有听力医学检测评估团队、助听器验配服务团队、康复教育者组成的效果评估团队、志愿者服务团队。但是,目前我们在魏先生发布的活动方案中,没有看到有这些专业团队的支撑。只采用邮箱报名快递直寄的方法,如同古时街头派粥式的行善方式,捐赠品中有对捐赠人的免责声明,却没有注意保护受助者的听力安全。

 

      其次,数据调查模糊,未进行需求调查,捐赠数量及品质未进行科学评估。前面笔者讲到做好一个活动,我们应先熟悉政策,与政府保持良好合作。在我国负责听障儿童信息与需求调查的管理的单位是中国残联。5万人的听障儿童只能依靠残联才能够寻找的到。有多少孩子需要人工耳蜗?有多少孩子需要助听器?需要什么样的助听器?这样具体的需求只能通过中国残联的数据库去寻找,,通过各地残联实施发放.

  

      再有,如何界定贫困程度?什么样的贫困属于其项目应救助的范围?只能依靠我们的街道组织。这些工作都不是靠普通志愿者、新闻媒体、网络能够做到的。

 

3)相关搭桥单位以及新闻发布单位盲目冲动,缺乏信息核实。

      助听器是医疗器材,需要通过我国药监局审批才可以用于生产和临床使用,助听器销售及验配均要有我国药监局发放的资格证书。没有医疗器材审批的助听器是不可以销售的,那么非注册的医疗器材捐赠就可以吗?我们在所捐助产品上看不到生产企业标识以及产品型号,无法证实该捐赠品是否属于合格的医疗器材,无法获知产品数据以及适用听力损失人群。

 

      我们认为即便是慈善公益行为,也不可超脱一个国家法律,我国建立了卫生、文教、民政、海关等法制管理办法,就是从保护民众利益出发的。让非监督医疗产品通过公益慈善活动进入流通领域,绝不是老百姓能够容忍的事情。我们不妄自菲薄魏先生慈善之心,老人信息接受少是可以理解的,其捐赠行为带有古时侠义色彩,也是令我们佩服的。但这个活动的搭桥单位以及消息发布单位,均没有做到核实信息的责任,是要谴责的。若侨办负责人在本捐助活动筹备时到残联咨询一下,或媒体发布消息时核实一下捐助的专业性问题,就不会闹出现在的尴尬局面。

 

4)公益助残需科学的协调各方资源及利益

      如魏基成救助事件中,听力学以及康复行业内一些朋友表示大可不必惊慌,对于这样低档的助听器,孩子和家长接到后听的不好,无法和原先佩带的数字助听器比较,因此不会继续佩带,所以我们不用担心会损害孩子们的听力。但是对于一些信息闭塞的特殊学校和家长是个问题,国家救助的助听器比这好得多,并且捐助流程科学规范,这些信息他们不知道,却宁愿选择外行志愿者的爱心,另外或许受助者接到助听器觉得没用就不用了,那么10万台助听器的生产成本金是不是个公益资源的浪费,所需电子元件是不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?

 

      那么在这一过程中,受助者以及外围人群难免产生误会,此事件中,不明就理的外围人群因此对政府产生了不作为的观点,一些人通过网络贬低政府在助残工作中的作用和成绩,另一方面接到捐助品的家长失望大于期望,他们因此对所有的公益行为产生质疑和不信任,甚至漫骂。如此通过此事件受到伤害的不仅是听障儿童,还包括政府的形象、社会民众对公益行为的信任、慈善人士的善心都将受到伤害。

 

      因此公益助残应科学的协调各方资源,如残联、民政、卫生医疗、教育等资源,取得科学调研资料,获得工作上的支持协助,建立完善的项目管理体系。还需要建立在捐助者与受助者利益上,即要吻合受助者需要,又要保护捐助方有的放矢,不会造成资源浪费。

 

4.公益助残不仅需要爱心,还要遵守行业规范的自律。

      前面提及听障儿童的救助工作需要幼儿园工作常识,很多朋友会有困惑,简单一例,周笔畅前几天微博渲染“笔笔重感冒带病公益,为聋儿带来欢乐”。我是家长会感激,我是“笔亲”会激动,但我是听障儿童守护者会担心。

 

      重感冒!和幼儿接触是什么概念?如果周笔畅是一个普通幼儿园教师,你是孩子的妈妈,会怎么想?重感冒!如果你是一个前庭导水管扩大症聋儿的妈妈,会有什么样的担心?如果你的孩子有鼻窦炎!如果我告诉你重感冒若是传染给我们的孩子,将会导致肺炎,或因为鼻塞形成的供血供氧不足,导致孩子听力二次下降,这时你是什么感觉?

 

      感觉在危言耸听?从听力医学专业角度讲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的,但是在文教卫生服务等领域有没有相关要求呢?有的,在文教卫生和服务行业中,没有健康证明不能上岗。重感冒的幼儿园教师可不可以带病坚持工作?

 

      我们的公益活动组织过程中,有没有要求健康证明呢?恐怕没有几家机构想到这点,我们的社工以及志愿者没有受到这方面的约束。没有的原因一方面是政府缺乏管理,二是我们缺乏自律,慈善行为者、明星们以及他们的粉丝们已然超脱了法律约束,因为“高尚的道德”被人们认可而不被约束。

 

      公益工作是为公众利益服务,它涉及到了文教卫生服务,既然是服务就拥有服务业的特征,就必然受行业规范约束,我们服务的对象是弱势群体,需要面对面的接触,弱势群体一方面是他们的社会地位弱、能力弱,还包括他们的体质弱,因而,助残工作对志愿者的卫生健康应有更严格的要求。我们公益组织的管理者必须有专业的学科知识,有能够带头遵守行业规范的自律能力。

 

      综上所述,慈善公益助残工作不是单枪匹马式的侠义行为,是需要全民参与的工作,必须遵循科学规律。它是一个科学的、系统的工作;是全社会的责任和义务,需要社会各个行业、各个阶层协作完成。各个公益组织之间应放下功利思想,强化联合工作机制,努力做到资源共享。政府主管单位应组织将公益助残作为一个学科进行研究,制定科学的指导与管理体系。为相关公益组织提供开放性的学科资源平台,作为其公益活动的发展支撑。




 

(责任编辑:日照爱心联盟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